我这个人不爱修仙的

真是要了我的老命

啊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渐变色!深紫晕染夜空蓝形成的宇宙感!

我觉得我有画恐怖漫画的潜质...

我每一次外出遇见大雨,被困在屋檐下躲雨的时候,就会感觉到从牙根到脑顶一阵阵的酥痒。

【占tag致歉】签人身约的晋江新合同

谦 北 涼:

天哪……


yoyo靡音:



这么不要脸的吗?




悬光:







各文学网站和作者签合同,有签作品的,有签笔名的。晋江文学城新出了一版合同,与众不同,签约范围不仅包括作者在网文界的作品、笔名,甚至涉及到绑定了作者的三次元创作。新版合同中,晋江要求拥有签约作者的独家代理权,包含且不限于著作权法第三条的所有创作作品








这意味着什么?你的网文都由晋江代理也就算了,用你的本名在内创作的任何作品,也都适用于晋江的这个协议。晋江有权管你要代理费。








也就是说,你没事画个漫画,在乐乎、知乎上写个文章,在橙光做个游戏,都属于违约








假如你在三次元是设计师、编剧、画家,你用这些作品赚到了钱,都要给晋江代理费








签了这样的条约,你说,不从事创作行业还好,否则工作的时候三次元哪个公司愿意要你?








晋江愿意要你啊。你可以全职嘛。但是,有没有五险一金,有没有保底、全勤?








对不起,好像都没有。你想解约?也没有那么容易。
















很多作者年纪小,还是学生,还有很多作者不是从事法律相关的工作,认识不到事情的严重性,签的时候没有考虑清楚就签了,觉得出问题也不一定能出在自己头上,可是这种事情谁能说的准呢?还有更多的人,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签了约的作者不好说话怕爆马甲,小透明说话影响有限。新浪有一条说这件事的长微博,结果被举报删掉了。
















非常抱歉占了tag。作为一个小透明,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只能在这里求转,求扩。往小了说,合同影响的晋江的作者、读者,往大了说,这几年关于版权闹出过多少事大家都知道。是,大家可以选择不签晋江,但如今有一家网站开了先河,难保以后家家都有样学样。只要开了这个头,以后只会越来越没底线。








为了自己创作的权益,为了自己喜爱的作者和作品,希望晋江能更改条约。








代理权的范围不包含三次元的其它创作,这是底线
















详细情况请看链接,链接里是干货,内容描述的更准确,更有理有据,基本把各种情况都说到了晋江签约作者控诉晋江文学城霸王合同
































相关帖子请看这里:








·知乎








 《晋江这样的合同条款究竟有怎样的法律效益?》








《如何评价微博上面的晋江霸王合同?》(这个主要是看问题描述,里面合同的截图看着比较方便,答案目前是没有的)
















·微博








晋江霸王合同长微博(转发)
















·JJ论坛








《lk再撕jj新版合同,所以新版合同到底怎么了??》








 《关于新版合同的违约赔偿内容v》








 《【关于合同】所以你们希望合同怎么改?》
















可以转发,请随意。





星星在向云靠近,不一会儿就躲到云的后面去了。

你怎么就会唱悲歌儿啊

赵又海是陈晓的一段孽缘。

陈晓高中的时候特别的腼腆,不敢和谁搭话,聚会的大部队里一直没有她。陈晓本来觉得这也没什么,少一些玩乐的好友又不是什么损失,何况她也不是没有交心的深闺。

直到有一天她在学校的篮球场上遇见了赵又海,这个人很高很壮,离帅哥这个词差那么一段距离,他和他身边的一大群男生正在与方晓的体育老师聊聊闹闹,一会儿摆出抛投的姿势,一会儿又打起对抗。

陈晓就这么看着,眼神追寻着赵又海,这个人总给她一种“我是漩涡中心”的感觉,就好像是发着光的太阳,她默默数着自己的心跳,知道自己要出事儿了。

不出陈晓所料,赵又海是聚会大部队里的重点对象,于是她开始想方设法凑近这个对她来说简直是新世界的玩乐圈子,曾经混小说圈的时间统统拿来研究人人网,曾经画画消遣的时间逐渐也被各种聚会所替代,她的自杀式转型在赵又海第一次对她说话时的那一瞬间拥有了意义。

“这个吊床要怎么拆的?”

好吧,这个和她自身没个半毛钱的关系。

这只有一句的对话就在这到最后都没拆下来的吊床旁结束,说起来那本来就是一次和陈晓没什么关系的野餐趴。

但是赵又海这个人就不能再说和陈晓没什么关系了。


不到一年的时间赵又海摇身一变成了陈晓的男朋友,当然他也成了另一个女生的前男友,事态变化太快赵又海的小伙伴们纷纷表示不知所措吃瓜看戏。

看什么看你们全都一个样,此时自诩已经很是明白这玩乐圈子各种的陈晓在心里默默怼回去。

俩人在一起的时候赵又海发现陈晓不会唱歌,自告奋勇就要冒充声乐教师,还特地强调了专属俩字儿。陈晓说好啊我学会了一首首的小情歌儿我们还能一起唱了。赵又海就说这个不行了我会的全是伤感曲子可咋办,什么陈奕迅的莫文蔚的这个那个。方晓哈哈一笑,得,你会啥就教我啥,我啥都学。

结果就是俩人从ktv出来的时候个顶个儿的悲伤逆流成河,陈晓就是被歌词溺着了,她怎么会知道这一堆一堆的悲歌儿全是赵又海唱给他前女友听的。


防火防盗防男友,防不住的前女友。陈晓在高考结束的那一个月里深深彻悟了这句话,自我检讨也没用,高一瞎眼惹的祸。两个人拖到最后互相用言语捅刀的记忆在她脑海里赶也赶不走,陈晓兀自消沉了一个月,跑去欧洲撒了欢儿,回来以后仿佛啥都不是事儿。

捡起了被自己抛下两年的绘画大业,追起了日漫连载,拿起破笔头没事儿写写,陈晓还是对什么都好奇,对什么都想学上那么一点,也还是内向少言,偶尔露出窘迫的一面。陈晓变了也没有变,兜了一个圈子知道了什么才是自己的形状,什么是不能抛弃的,什么是不能强求的。

唯独是唱歌,陈晓直到现在都只会唱悲歌儿,唱的不算好但是也没怎么跑调,一旦换成开开心心的歌儿就仿佛彻底丧失唱歌这项技能,她自己觉得没法儿了,每每有人问她你咋净唱这么悲的,她就表示自己能怎么办,大家伙儿都很绝望啊。

得了,赵又海把悲歌儿唱给人家那个谁,陈晓就从此把悲歌儿统统唱给赵又海这一个人。



焰钢 淡然如初 一发完

严重ooc......

 

爱德华曾经以为他们之间与爱无关。

 

这一切开始于罗伊亲手在少年的双眼中点燃名为希望的金色火种的那一天。

他因为犯下人体炼成的大错而赎罪,接受了钢铁的义肢并修炼体术,和弟弟踏上旅程之前烧掉了自己的家,背负着诅咒在自己所坚持的道路上禹禹前行,现在到了决战的前夕。

 

金发的少年一个人坐在火车靠窗的位置。

有些结霜的玻璃窗上面,他的容颜被蒙起一层半透明白雾。


他想他应该给这样的局面一个完整的结束,无论结局如何。

所以他一个人回到了圣特拉尔。

 


下车,习惯性拍拍身上的尘土,抬头。

 

明明那麽那麽多的人,就总是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找到他。

瘦了点、脸色似乎也苍白了一点,几步外的黑发男人,双手抄在黑色大衣口袋里,子夜瞳中是一直没变的笑意。

 

“好久不见,钢。”他说,像是等待了几个世纪。

 

却依旧淡然如初。

 

 ———————————————————————

 

罗伊曾以为他的等待永远也得不到答案。

 

“好久不见,马斯坦古中佐。”那还是在少年第一次以钢之炼金术师的名义出任务回来后,在他刚成为大佐的晚上。

“啊,不。应该说是大佐才对。”

 

“你怎麽在这里?”

罗伊面前的少年,似乎长高了一点,金色碎发随着他身体的动作无声地扫过还略显稚嫩的脸颊,显然路途奔波的劳累让他原本张牙舞爪的气势有些低沉。

 

“嗯…任务已经结束了,我提前从那边回来了。”少年缓慢移开视线。

“你知道的,中央的伙食总会比较好… …”

 

“这样啊。”他说,然後低下头,重新提起被搁置的羽毛笔习惯性地向墨瓶伸去:“出门向右数第三个左手边房门,把这次的报告送到那里。”

 

“啊...哦。”

少年抬起脚又放下,半截身子扭过去又扭回来,把手搭在门把上犹豫了两下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却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所以他到现在都不知道,

那个少年在完成任务后是如何日夜兼程从遥远的乡下赶回这里,一下火车就直奔司令部而来,只是很单纯的想祝贺他的升职。

 

所以他到现在都不知道,

那个少年还有一句没有说出口的话。

 

依旧淡然如初。

 

 ———————————————————————


“爱麽?”少年抬起头,望著兴高采烈的弟弟。

 

“对啊对啊,很向往呢。”阿尔冲埋头吃饭的哥哥扬了扬手里的小说:“你看你看,来一场浪漫的表白,然後一起快快乐乐甜甜蜜蜜多好啊。”

 

“诶~阿尔原来喜欢这种王子公主似的剧情啊。”

 

“什么啊哥哥!才不是呢!”

 

“哈哈哈什么不是,我喜欢我我喜欢你一起甜甜蜜蜜直到永远,多么标准的结局!”

 

“哥哥!”

 

“要我说阿尔你还是多......诶诶诶那是我的炸鱼!阿尔你又在肚子里养猫了!”

 

 ———————————————————————

 

“爱麽?”男人随手端起桌上的昂贵红茶,动作优雅熟练没有瑕疵。

“想不到中尉也会关心这种无聊的话题?”

 

“并不是无聊,阁下。”大佐漂亮又干练的副官重重叹了口气。

 

““爱”是不该被揣摩的,丽莎中尉”男子轻笑著,曲起食指敲了敲白瓷杯子。

“何况我认为,这里──”他用修长的指尖点上自己胸膛,“不应该存在“爱”。”


白痴……笨蛋……

大总统的秘书官丽莎少佐不止一次这样在心里狠狠骂过自己的顶头上司。

修斯大概都要从地下爬出来狠狠揍你才是了。

 

———————————————————————


他曾以为他一辈子都不会说出那句话。

他曾以为他一辈子都不会听到那句话。

 

深冬的车站带着淡淡的钢铁味道,肆虐的冷风将那人的黑外衣高高扬起,远远站立的男子只是笑,嘴角淹没了流年。

 

那个画面,就算被光阴层层叠加,缓慢掩埋。就算到现在开始已经卷起边角,泛了黄,也不会模糊一丝一毫。

 

或许那天阿尔是对的,当他再次睁开眼,看到的却是慕尼黑纷纷扬扬的大雪的时候,他万分庆幸那天他可以说出口。

 

冻得苍白的唇缓慢开合,声音因为寒冷的空气而更加清晰。

 

这是罗伊·马斯坦古大佐这辈子听过最动人的话。

 

 

 

[混蛋大佐,我爱你如你爱我。]

 

 

从不说出口的爱,最后迎来了离别。

至始至终淡然如初。